Category: public-post, Uncategorized

【第五十九屆周年大會—嶺大學生會首代發言】


我是嶺大學生會首席代表林肇麟。

我在這裏只想簡單說一下我對學聯(或曰學界)未來方向的願景。

我認為學聯首要工作是反求諸己,不斷改革。過往學聯經常因自身制度而被垢病,秘書處權力過大、架構架床疊屋、與會眾疏離、老鬼大爆炸等批評聲音不絕於耳。我認為以上批評不無理據,而就我所知,歷經退聯潮,學聯成員已在過去一段時間作出不少努力,對以上種種流弊作出修正。當然,現在學聯仍存在種種問題尚未理清,但我深信逃避和推諉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惟有反求諸己,未來繼續商討改革方向,才能重新建立完善的學界平台。

只有自身改革發展,才有資格邀請他人與你共業。老實說,我認為未來的學界平台不是一定要在學聯,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一個大家同意,制度盡可能完善的平台或組織。但於我個人而言,我暫時看不到有其他合作方式,會比大家努力已久,作出改革貢獻的學聯更行之有效。我總是覺得,香港所有院校,雖各有迥異,但相同目標總比相異的多,當從中取一個最大公因數,學界同一時間向沒有認受性的政權發出怒吼,那麼,政權後倒的一小步,將會換來學界長期抗爭的空間和時間。

最後,我認為學聯應該更加貼地,與群眾更多聯繫。雨傘運動出現,本來寂寂無名的學聯一躍成為社會、國際廣為人認識的社運組織。正因為「社運組織」之稱,當群眾動員力已達上限,公民社會難以出現大型運動,學聯便顯得進退失據,在社會上難有作為。我認為,抗爭是有週期的,經歷雨傘運動、大年初一旺角示威,群眾很難短期內再投身於高成本的大型運動,因此,學聯現在應暫時放下雨傘時期的包袱,放下社運領導者的角色。容我「左膠」,學聯應在未來公民社會作更多深耕的工作,例如擺街站向巿民訴說社會不公事件、到各院校舉辦宣傳理念的活動,為未來與政權的終極抗爭存儲更多力量。

最後,作為路過學聯即將離開的署理會長,祝大家日後能在學聯與不同院校合作愉快,希望他日在街頭相聚,會是功成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