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 【第六十屆代表會職員及秘書處職員補選通知】

    由於剛過去的第五十九屆香港專上學生會聯會周年大會未能選出下屆秘書處職員及部分代表會職員。經本人與下屆代表會職員達成共識後,現通知各正式成員學生會,決定提早由即日起接受下屆各空缺職位的補選提名,並將於四月份的學聯下屆代表會會議上補選下屆空缺職位。 開放補選之職位如下: .代表會主席(一名) .代表會中央代表(最多兩名) .代表會秘書(一名) .秘書處秘書長(一名) .秘書處副秘書長(最多三名) .秘書處財務秘書(一名) 任期 秘書處及代表會補選職員之任期由當選日起至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 候選人資格 .所有候選人均須為學聯正式會員學生會正式會員。 .補選之代表會職員,須曾於上一個代表會年度或該代表會年度出任代表會成員,或為現任代表會成員。 .代表會職員及秘書處成員不得互相兼任,亦不可兼任所屬學生會幹事會幹事。 .秘書處最少須有一名秘書長或副秘書長,不能只有財務秘書。 候選人提名辦法 所有候選人均須由現任代表會一名成員提名,提名表格請見於(https://goo.gl/7AlfJy),填妥後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下屆代表會副主席劉昕雋) 。 選舉日程 提名截止日期為本年四月二十二日,截止日期後,本會將進行核實提名的工作,並盡快通知該同學是否成為正式候選人。宣傳期由四月二十三日起至選舉日,而選舉日以及選舉諮詢論壇的日期將另行通知,敬請見諒。 各院校首席代表如下: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首席代表 區子灝 嶺南大學學生會首席代表 林肇麟 樹仁大學學生會首席代表 黃獾一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首席代表 林子幹 如有關於補選之查詢,可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現任學聯代表會主席黃健朗或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下屆代表會副主席劉昕雋聯絡。
    Read more
  • 【第五十九屆周年大會— 中大學生會首代發言】

    大家好,我係第六十屆學聯中大代表團首席代表區子灝。經過14年尾15年頭嘅退聯潮,學界開始反思學聯積存已久嘅弊病,上屆學聯開始進行改革工作,包括提出廢除周大、解除屆期限制、設立退還會費嘅機制、將秘書處嘅權力轉移去常委會等等,都有針對過往各界對學聯嘅弊病而作出改善。但我哋必須保持開放、謙卑嘅態度去實行改革,先可以挽回社會對學聯嘅認同同信任,重建一個能夠團結學界,面向社會嘅學界組織。 近年社會動盪不斷,學生自殺成風,除咗學業壓力大之外,年青人對社會前景無希望亦都係原因。喺高教界方面,特首校監必然制、校董會組成、學額回撥、語言政策問題仍需跟進。另外特首選舉、大白象工程、BCA同土地資源錯配問題等等亦急需關注。加上琴日有三位義士因參與魚蛋革命被判刑三年,可見政權對抗爭嘅打壓從未間斷,參與社運嘅代價可以好大,但成果卻未必顯著,喺充斥無力感嘅社會中,學聯作為大專院校學生會聯會,應當身先士卒,無懼困難,為社會帶來希望。希望嚟緊一年可以帶領中大代表團、聯合來自其他院校嘅代表喺學聯為學界、為香港、為實現真正嘅民主社會奮鬥。多謝。
    Read more
  • 【第五十九屆周年大會——樹仁學生會首代發言】

    首先,我很榮幸能夠在學聯的歷史上留下一筆,我是新莊上任,對學聯還不算熟悉,很高興可以認識你們,友善的教導了我很多。我相信在座的都是關心社會,關心學生權益才選擇『上莊』參選學生會。奈何過去的兩三年,香港的荒謬已經越來越普遍。有人路過示威現場被判暴動罪入獄三年,女性可以以胸襲警。選舉可以光明正大造假,利用老人家『掌心雷』投票。有人因政治立場被剝奪被選舉權,更有人當選了議員還能被人大主動釋法褫奪議席。在這裡生活或許真的會產生一點絕望感。而胡適曾經說過『學生運動是病態社會的必然產物』其實在雨革之後,學生運動一直持續的在發生,學聯作為一個學生聯會,理應支持學生運動,無論在資金上,技術上,人力上都是如此。但過去的一年學聯只是在停擺空轉,浪費了資源與時間。過去的恩恩怨怨,我不評論,但希望未來新的一年任期內,大家可以放下成見,停止無謂的權鬥,真正的以『大局為重』。 香港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多謝各位 黃獾一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
    Read more
  • 【第五十九屆周年大會—嶺大學生會首代發言】

    我是嶺大學生會首席代表林肇麟。 我在這裏只想簡單說一下我對學聯(或曰學界)未來方向的願景。 我認為學聯首要工作是反求諸己,不斷改革。過往學聯經常因自身制度而被垢病,秘書處權力過大、架構架床疊屋、與會眾疏離、老鬼大爆炸等批評聲音不絕於耳。我認為以上批評不無理據,而就我所知,歷經退聯潮,學聯成員已在過去一段時間作出不少努力,對以上種種流弊作出修正。當然,現在學聯仍存在種種問題尚未理清,但我深信逃避和推諉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惟有反求諸己,未來繼續商討改革方向,才能重新建立完善的學界平台。 只有自身改革發展,才有資格邀請他人與你共業。老實說,我認為未來的學界平台不是一定要在學聯,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一個大家同意,制度盡可能完善的平台或組織。但於我個人而言,我暫時看不到有其他合作方式,會比大家努力已久,作出改革貢獻的學聯更行之有效。我總是覺得,香港所有院校,雖各有迥異,但相同目標總比相異的多,當從中取一個最大公因數,學界同一時間向沒有認受性的政權發出怒吼,那麼,政權後倒的一小步,將會換來學界長期抗爭的空間和時間。 最後,我認為學聯應該更加貼地,與群眾更多聯繫。雨傘運動出現,本來寂寂無名的學聯一躍成為社會、國際廣為人認識的社運組織。正因為「社運組織」之稱,當群眾動員力已達上限,公民社會難以出現大型運動,學聯便顯得進退失據,在社會上難有作為。我認為,抗爭是有週期的,經歷雨傘運動、大年初一旺角示威,群眾很難短期內再投身於高成本的大型運動,因此,學聯現在應暫時放下雨傘時期的包袱,放下社運領導者的角色。容我「左膠」,學聯應在未來公民社會作更多深耕的工作,例如擺街站向巿民訴說社會不公事件、到各院校舉辦宣傳理念的活動,為未來與政權的終極抗爭存儲更多力量。 最後,作為路過學聯即將離開的署理會長,祝大家日後能在學聯與不同院校合作愉快,希望他日在街頭相聚,會是功成之時。
    Read more